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巫庆涛

让这个世界美好一点点,仅此而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叶长青:烧窑的厨子 文/巫庆涛  

2013-09-09 18:32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通常,在武侠里,高手都有一个很普通的身份,比如说厨子。

现实也是。

通常,在武侠里,功夫绝顶的人都是低调的,谦卑的。

现实也是。

通常,在武侠里,一件伟大的事业都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开始。

现实也是。

凑巧的是,叶长青是个厨子,很低调也很谦卑,而且在做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事。

 

若不是手中烟斗的背叛,隐约透露出那种大家的风范,叶长青的随和完全让人忽略掉他的身份,因为,他的微笑是那么的真诚。

天下之事,都可以用微笑来面对,至少,在我们的眼里,叶长青可以做到。

一切都可以从红烧肉开始,在我们的次元,故事就是这样发生的。

每个人都很容易就成为叶长青的粉丝,因为只要一块“叶氏红烧肉”下肚,对叶长青的崇拜就会连绵不绝有缘千里来相会,因为,在艺术家的手里,每一件事物都会成为艺术品,更何况是一个把做菜当作乐趣的艺术家,即便是一碟小菜,随手的几片竹叶,顿时便色香味意俱全,让人萌生爱怜,耻于下口,因为这仿佛都是对艺术的破坏。但,食物终究逃不过被吃的命运,尤其是红烧肉上场,便再也顾不上什么吃相不吃相了。

 

烹小鲜如治大国

在叶长青的世界里,世界不过就是一口锅而已。

吃可以理解成为一种哲学,而这种哲学,也反映了东西方人看待世界的巨大差异。从饮食的工具来说,就是最好的体现,东方的工具是筷子,而西方是刀叉。从古罗马时代开始,西方的观念是解析、分析、量化、数据化、实验,西方是以科学为主体的,更注重事物的科学性。东方的世界观是没有对立的,即便是阴阳,阴阳不是对立,而是和谐共生。东方的世界观是天人合一,是一个圆,从本质可以延伸到表象,从表象又可以领悟到本质。这点对于筷子来说,就是最好的表现。筷子,在东方不是工具,而是手功能的延伸。而刀叉,是解剖,是西方实验主义的特征。这就是看待事物所不同方式的典型代表。

道德经里有句话,叫:“治大国如烹小鲜”。在叶长青的世界里,刚好反过来叫做:烹小鲜如治大国。即便是二三十人的聚会,主厨这样的事,叶长青一个人足以。“我喜欢这种感觉。”叶长青说:“你想想,同时56口锅,里面是不同的菜品,要求不同的火候。这和指挥千军万马是差不多的。举个例子,就像几个兵团作战,火力旺的,就像先攻击某个地方,你得尽量同时上桌,这就需要统筹,协调。每口锅都在烹饪,要对火候、味道进行把握,这就需要娴熟的技巧和资源的调配。菜品的安排,色彩、味型搭配等,又需要极高的想象力和创造力,这就是乐趣。”

无疑,这是一个随意游弋在任何王国的人。

 

“艺术最重要的是观点。”叶长青说。

 

“陶艺和其他艺术相比,技术很重要,因为要出材质的源头来把握陶器的质量,中间有很多的环节,这就需要长时间的历练,所以每个艺术家都会是一个好匠人。然后,艺术高低才反应艺术家自身的思维层面。”

 

只有当谈到艺术时,叶长青才会略为收起他和蔼的微笑,这时候的他,才会显露艺术家的某些特质。

 

“我更希望人们透过器,透过人,看到某种思潮、某种观点,而这些是这个时代所需要的。”有20年漆器生涯的叶长青,认为和荥经砂器的经历完全是缘分,或许是使命,如果说得严肃点,就是使命,让他去完成他这一生的使命。漆器是做加法的,也适合做加法,随着价值观的逐步形成,叶长青却想摆脱漆器,因为他想做一种更少的东西,越少的东西,共鸣则更大。他想完成的是某种“去雕饰”的东西,一层层的剥离掉繁复的装饰,最后剩下的,就是精神和灵魂。

“中国人在突然的物质丰富后,却产生出极大的恐慌。各种殊途同归都集中在一点,而这一点,就是源头。我们需要的是某种精神价值,或者是信仰、或者是灵魂。”

机缘巧合,或者是使命回归,叶长青发现了荥经陶器。和来来往往的其他艺术家不同,他们看到的只是艺术本身,而叶长青发现的是藏在艺术之后的文化,而这正是要他去开凿的。

中国的瓷都景德镇,曾经的叶长青,带着他的艺术观念来到了这,第一次的时候,他采购了一整车无用的精美的陶瓷,最后都悉数弃掉。“第一次是去当采购商的。”说到这,叶长青幽默的自嘲着。“唯一利好的消息,是交了一帮朋友,都是景德镇有名的陶艺大师。现在,他们带着他们的技艺,参与到荥窑的事业研究。”

“陶艺和其他艺术相比,技术很重要,因为要出材质的源头来把握陶器的质量,中间有很多的环节,这就需要长时间的历练,所以每个艺术家都会是一个好匠人。然后,艺术高低才反应艺术家自身的思维层面。”

 

“我要做的,是对荥窑的复兴”

七八十年代的荥经,是陶器辉煌的时代。总人口不过两三万人的荥经,有接近三千人在从事陶器制作,当时的荥经陶器价廉物美,每天都有大型汽车拉着满满的陶器运往全国各地。但是进入九十年代,荥经陶器陷开始凋敝,其根本原因,还是没有跟上整个时代的节奏。荥窑有悠久的历史,娴熟的技法,但是一直以来,都没有得到发扬。这是荥窑的悲哀,但也是最大的幸运,因为正是这样,荥窑那种最传统的烧制艺术才能得到保留,没有被历代强大的陶艺观念所侵袭,还保留了古朴纯正的原生态之美。

中国的陶艺,艺术家都喜欢做加法,做装饰。景德镇在清康乾时代,达到了繁复的顶峰。而宜兴陶器,为文人士大夫所爱,但形而上的东西太重。而荥窑的烧制工艺还是相当传统的,而正是这种传统工艺,才使得荥窑有一种偶然天成之美。像荥窑某些特殊的釉色,完全是因为传统工艺碳化的结果。

 “荥经砂器所要做的,或者是我想要做的,也可以说是我们一群人想要做的,是减法。现在人的烦恼太多,烦恼太多是因为欲望太多,因为烦恼是因为欲望之不可得。”

荥经砂器所要倡导的是一种新的奢侈,如果要进行定位的话,应该是“清贫的奢侈”。叶长青创作的砂器有一种大器雄浑之美,他把他的审美追溯至汉代,汉代的美学观是一种大气磅礴的简朴之美,而产生这样美学的是强大的民族胸怀。

因大而简。

 

真正的奢侈是时间和心态。现代的人,尤其是北京上海,越富有的人越没有时间,科技本质是越来越快,我们现在喝茶,有电炉、燃气炉等等,10分钟或者1分钟就能烧开一壶水,你叫他花两三个小时来喝茶,却是完全不可能的。所以我们在还原以前的方式,用炭火或者酒精炉来烧水,从喝茶的行为方式来表达,让喝茶更有仪式感,让人们慢下来。

“现代人失去了很多的本质。”叶长青拿着他刚创作的一套以酒精为烧水方式茶具,再次展现出他艺术家的本质。“我们在试图找到已经被社会完全颠覆的本质,所以我们创作了一系列的东西,希望更多的人来把玩,把玩的看起来是器具,而实质上是某种精神内涵,这就是器之上。”

“我不知道通过我的努力,能使荥经砂器达到何种高度。但是我希望,能够吸引到更多有兴趣,有思想的人,在这个平台上来,通过大家共同的智慧,一定能使荥经砂器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。”为此,叶长青打造了荥窑砂器国际陶艺村,并成立了大观艺术基金,帮助那些喜欢这项事业的人们,同时,展示出他在艺术之外的战略布局。

 

每个人都有梦想,不同的是,伟大的人选择了去实现它。

 

 

叶长青:烧窑的厨子  文/巫庆涛 - 巫庆涛 - 巫庆涛

 

叶长青:烧窑的厨子  文/巫庆涛 - 巫庆涛 - 巫庆涛

 

叶长青:烧窑的厨子  文/巫庆涛 - 巫庆涛 - 巫庆涛

 

叶长青:烧窑的厨子  文/巫庆涛 - 巫庆涛 - 巫庆涛

 

叶长青:烧窑的厨子  文/巫庆涛 - 巫庆涛 - 巫庆涛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7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